台湾繁体字 記事

山口與台灣穿越時空之旅② 這裏是我的故鄉 長州黑幕三人組(栖來光)

有一位詩人誕生在山口縣湯田溫泉這邊,中原中也(1907~1937),在日本近代詩壇留下了偉大足跡。中也病死前,留下了〈歸鄉〉一詩。他去世以後,長期被故鄉遺忘,老家湯田溫泉後來興起重新評價中也文學的運動,其契機是湯田溫泉附近「井上公園」裡興建的中也詩碑,詩碑上刻了中也最後的作品,〈歸鄉〉的一節。

「啊…你到底是做了什麼啊!迎面吹來的風這樣對我說。」

「井上公園」是記念井上馨(1836-1915)的公園,他和中也同樣出生在湯田溫泉,從幕府末期到明治時期,與伊藤博文共同推動日本前進的政治家。

井上馨,出生於湯田溫泉,為長州藩士(武士)之子。在藩校明倫館學習後,成為長州藩士,到江戶游學時遇上了終生盟友伊藤博文。井上後來醉心於「尊皇攘夷」思想,也參加了激進的政治運動,和伊藤博文等共稱「長州五傑」(井上馨、遠藤謹助、山尾庸三、伊藤博文、井上勝),後來一起偷渡到英國留學,親眼見證了外國勢力和日本國力的實力懸殊,轉而希望鎖國的江戶幕府能夠轉向開國之途,盡全力打開明治維新的道路。明治政府成立後,身為財政界要人,他充分發揮了能力。原來井之馨的才能就不限於政治,也很有商業頭腦,據說「長州五傑」留學時,藩的出資不夠時,也是井上去調頭寸。明治維新後,井上在企業界財界擁有絕頂實力,和三井、藤田組、毛利家等財閥聯手,用現在的話說,他就是經營顧問那種角色。

例如說,2011年被指定為台北市歷史建築的「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舊倉庫」,是2014年開始的台北北門周邊廣場改造計畫中,很受矚目的建築。倉庫的經營者三井物產,現在還是代表日本經濟界的大公司之一,明治時期就任三井財閥顧問,創設「三井物產」的,就是井上馨。

在石油登場前的明治時期,煤炭礦業是國家的引擎。例如當時被稱為三井財閥最大的搖錢樹—九州的三井三池炭礦事業的開始,也跟井上關係很深。政治和商業都精熟的井上,非常明白要發動國家這輛機關車最需要的是什麼。

其實,到現在為止,本書的登場人物,說到和臺灣因緣不淺的山口人,大部分或多或少受到井上馨的影響,尤其是日本時代在臺灣最大的礦山生意,井上馨的影響更是難以估計。

馬關條約在今山口縣下關市簽訂後,臺灣礦山的開採權全由日本政府一手控制,從北部基隆的基隆山頂上劃一條線,西邊的瑞芳礦山由藤田傳三郎的「藤田組」掌握,臺灣電影《無言的山丘》的舞臺—東邊金瓜石礦山則是田中長兵衛的「田中組」所控制,他們都從日本政府手上拿到了開採權。

藤田組,之後的藤田財閥(現在是“DOWA控股公司”)是山口縣萩市出身的企業家藤田傳三郎(1841-1912)創立的。藤田以大阪為據點,擴張事業版圖到建設、土木、礦山、電鐵、電力開發、金融、紡織、報社等,創造了絕大的財閥,是第一個得到男爵封號的民間人士。

幕府末期時他參和了高杉晉作的奇兵隊,因此認識了井上馨和山縣有朋等長州出身的人,更活用了這樣的人脈導向事業的成功。他之所以能在臺灣得到基隆山開礦權一定也是因為井上馨的大力運作。同樣是萩市出身,被稱為「臺灣東部開發之父」的賀田金三郎最早在東京也是進了藤田組。後來,賀田轉到大倉組,到臺灣以後獨立開業創了「賀田組」,但賀田在臺灣開展的臺灣銀行和成立臺灣製糖會社等大事業,說起來都是井上馨的授意,藤田組或大倉組以及後來的賀田組,他們的功用就是在臺灣執行井上的意志。

藤田組在當地合作的對象是在基隆炭礦事業的有力人士「顏家」,顏家是臺灣五大名家之一,現在在日本活躍的歌手一青窈、女演員兼散文家的一青妙姐妹是顏家後代。藤田組和顏家在1918年設立了「臺北炭礦株式會社」,1920年藤田組將股份全部移轉給顏家,顏家將公司改名為「臺陽礦業株式會社」。從此顏家除了鑛山以外,也投資了許多事業,獲得龐大的財富,創造了顏家的黃金時代。

話說,藤田傳三郎有田村市郎和久原房之助兩個外甥,也都是山口縣萩市出身。田村市郎是現在「日本水產」的前身—下關‧田村水產的創業者,開啟了拖網漁業。弟弟久原房之助統率的「久原鑛業」(後來由井上馨的外甥,久原的姐夫鮎川義介接手,開創了日產集團)是日立製作所、日產自動車、日立造船和日本鑛業創立的基礎,身為久原財閥的總帥,久原房之助又稱「鑛山王」。本來臺灣基隆鑛坑開採權是由藤田組和田中長兵衛的田中組瓜分,1896年他從田中組手上拿到開採權,1933年買下了金瓜石鑛山的也是久原房之助,1935年久原鑛業在臺設立了「臺灣鑛業株式會社」,金瓜石鑛山飛躍成長為一年可開採100萬噸鑛物的東洋第一大鑛山。

久原後來進入政界,又被稱為「政界黑幕」,他提供右翼資金援助,也涉入了極右派青年將官們發動的政變「二二六事件」。戰後久原被指控為A級戰犯嫌疑犯,但因為在辛亥革命時捐助了孫文總額300萬(現在的話大概是數十億)以上的政治獻金,提出證據以後,獲得不起訴。戰後的久原遠離公職,致力於日中、日蘇的國交回復。

1962年被作家三島由紀夫問了一聲:「和中原中也是同鄉吧?」,久原才知道中也最後無法回到故鄉山口,病死在鎌倉,久原讀了中也在死前寫下的〈歸鄉〉一詩,大受感動。從明治到昭和,像是噴出猛烈濃煙般直衝的蒸汽火車,夢與理想,野心和慾望,都轉為能源向前疾行。不只是日本和當時的臺灣,和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命運也息息相關的久原房之助,晚年也沒回到故鄉萩,1965年逝於東京,享壽95歲。晚年據說借款不少,從前孫文也拜訪過的東京白金台的家「八芳園」也流到他人手中,久原就在八芳園後方的簡樸的小屋靜靜的過日子。

「啊…你到底是做了什麼啊!迎面吹來的風這樣對我說。」

久原晚年遇上了中也的〈歸鄉〉的其中一句。雕刻了這詩句的中也紀念碑,在湯田溫泉的井上公園裡,現在也還能看到。

看著碑文,朗讀「啊…你到底是做了什麼啊」的瞬間,剛好聽到附近湯田溫泉站出發的「SL山口號」嗚咽的汽笛聲載走了迎面吹來的風。

(譯:高彩雯)

栖來光(Sumiki Hikari)

作家。日本山口縣人。畢業於京都市立藝術大學美術學部。從事音樂、電影相關製作,後於2006年定居台北。在台北的生活,日日如行旅,旅行即棲所。著書『在台灣尋找Y字路』(玉山社/2017)、『山口,西京都的古城之美:走入日本與台灣交錯的時空之旅』(幸福文化/2018)個人部落格「台北歳時記~Taipei Story」

山口又稱為西部小京都,是中日馬關條約的簽定地,也是知名清酒「獺祭」的生產地,擁有世界遺產「萩市古街」,也有日本第一的河豚料理……

四百年前建城的山口市,仿造京都的城市樣貌興建,所以被稱為「西部之京都」。山口,左鄰美食觀光勝地的福岡縣,右鄰具有歷史意義的廣島縣。這個古色古香,三面環海的美麗地方,曾經是對外國的貿易港港口,文化發達,在日本歷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擁有絕美的景觀與建築
‧懸崖邊的一列赤紅色鳥居延伸至大海,是世界上絕美的「元乃隅稻成神社」。
‧走進被列入世界遺產的「萩市古街」,小巷街道與宅邸充滿古樸的歷史氛圍。
‧「秋吉台自然公園」有壯觀的梯田式鐘乳石洞,令人目眩神迷。

※發現許多台灣歷史足跡
‧在馬關條約簽訂的「春帆樓」餐廳裡,品嘗日本最鮮美的河豚料理。
‧「兒玉神社」紀念曾任台灣日治時期第4任總督的兒玉源太郎。
‧台灣畫家陳澄波的畫作〈東臺灣臨海道路〉在「防府」圖書館裡被發現。

※體驗獨有的特色名物─
‧川棚温泉的「瓦片蕎麥麵」,吃得到獨有的抹茶香氣。
‧聞名的「獺祭」地酒,飽含甘醇清香的口感。
‧400年傳統的紅土「萩燒」茶碗,展現古樸的「侘寂」美學。
‧探訪擁有600年歴史的「長門湯本溫泉」,體驗日本溫泉界飛龍的魅力。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6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