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繁体字 記事

弔祭在台戰歿日本人的潮音寺與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

位於台灣的最南端的「恆春半島」,面朝臺灣海峽、巴士海峽以及太平洋。
半島的先端岔分為貓鼻頭與鵝鑾鼻兩座海角。
半島的所在地「墾丁」,因擁有富饒的新鮮海產物以及可以享受多種水上活動的特點而作為「南國的度假村」博得廣大日本觀光客的好評。


▲由台灣最南端眺望巴士海峽

弔祭巴士海峽罹難軍人的潮音寺

坐落於貓鼻頭岬的「潮音寺」,祭祀著太平洋戰爭期間於巴士海峽戰歿,粗估高於10萬名的日本軍人們。

橫跨於台灣與菲律賓之間的巴士海峽,戰時作為攸關日本勝敗存亡的海上運輸通路,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在物資以及兵力嚴重不足的戰況下,完全失去了戰爭初期豪氣的日本軍隊,決定將所有戰力集結於菲律賓的比島,將此作為決戰的舞台。

為了向菲律賓戰場投入大批軍力資源,日軍不得不將大量的運輸船送上巴士海峽海域。熟知日軍戰略的美軍,則是在巴士海峽配置了潛水艦,利用魚雷襲擊了一艘又一艘的日本籍運輸船。

因此,巴士海峽一時成為了有如地獄般的「運輸船墳場」。

潮音寺的建造者中嶋秀次,他也是其中一艘向南運行途中被美軍所擊沈的運輸船「玉津丸」當中的一員,並且在船艦沈沒後奇蹟般的獲救身還。

戰爭後,中嶋秀次無法淡忘於玉津丸事件中罹難的戰友們,為了建造祭弔罹難日本軍人的設施,他投入了私有積蓄並為了籌備建造費用開始四處奔走,最後,當地居民漸漸被他的盛情所打動,開始全力協助他,並於1981年建立起了現在所見的潮音寺。

▲潮音寺

▲從潮音寺二樓正面看出去,正好能遠眺巴士海峽風景

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的開端

潮音寺建立後,不只是戰歿者家屬,也使得眾多一般民眾能夠組成慰靈訪問團,來到這裡表示自己誠心的慰問與遺憾。

然而,由於日本與台灣之間尚未締結正式的邦交國關係而擁有種種的規制,直至近年都沒有舉辦過官方或是大規模的慰靈祭。

出此緣由,以戰後70周年為契機,「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實行委員會」於2015年以在台日本人以及台灣人為中心而組成,並且首次舉行了大規模的慰靈祭奠活動。活動當天約有160名台、日籍戰歿者家屬到場參加,2016年之後,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則由該實行委員會主辦,每年都會於潮音寺舉辦一次為戰歿者祈禱冥福的慰靈祭活動。

戰後75周年的慰靈祭

時值戰後75周年,2020年的11月22日,潮音寺迎來了第五屆的戰歿者慰靈祭。

很可惜隨著去年冠狀病毒疫情的擴大,台灣與日本之間的自由往來也受到了限制,因此遠在日本的家屬與參加民眾無法抵台出席這次的活動。當天聚集了約60位的在台日本人以及台灣人,更有大量民眾利用委員會第一次挑戰的實驗性線上直播與大家同聚,參加本次的慰靈祭。

慰靈祭當日,不止請到日本的在台代表機關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的代表泉裕太先生到場參加、祈禱冥福,也請到戰爭時,父親乘著在巴士海峽被襲擊的其中一艘運輸船「吉野丸」而罹難的吉田成江先生作為戰歿者家屬代表發表了一段弔唁詞。

潮音寺的慰靈活動告一個段落之後,參加者們遙望著巴士海峽,在臨近的海邊獻上了一朵朵的白菊花。這次的獻花活動是以戰歿者家屬為中心,於事前申請後將會有人在活動時代為獻花,獻花的過程則是利用直撥功能將畫面傳遞給因故無法參加的家屬與民眾們。

「明年,一定會到場弔唁。」「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參加。」,匯聚了遠在日本的戰歿者家屬們所傳來的感動與感謝的聲音,慰靈祭迎來了平和的落幕。


▲2020年度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的大團照


▲面朝巴士海峽獻上白菊花

 

傾聽罹難者家屬的聲音

我自2015年開始作為實行委員會的一員參與慰靈祭活動。

直到2015年首次舉辦慰靈祭之前,我才知道這場「巴士海峽的悲劇」的歷史,當然在那之前更不知道有潮音寺的存在。同時並感慨這場少說造成10萬人以上罹難的歷史悲劇在日本國內並不普遍的為人所知。

直至今日,我總共參加了6次的慰靈祭,並在活動中傾聽了眾多戰歿者家屬們的心聲。

「我無法慰撫感嘆著兒子是否有好好為國家犧牲奉獻的老母親」「想向對我說『雖然我因為戰爭早逝,但你要給我長命百歲的活下去』的大哥好好傳達感謝的心情」,其中一位於戰時失去兄弟,高齡90歲的戰歿者家屬這麼道來。

另外一位每年與母親一同到場參加,於戰爭時失去祖父的戰歿者家屬,他一邊面朝著巴士海峽祈福一邊這樣說著:「『作為我的孩子,就給我有自信的活下去。作為一個日本人,就給我抱持著榮耀活下去。』,總覺得祖父的這一番話,帶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家屬們無從得知戰歿親人所乘的運輸船的名稱,也不清楚罹難的詳細位置以及時刻。更不用說至今,遺體仍然沈沒於湛藍廣闊的大洋當中。

潮音寺作為唯一一個令身懷各種情感的戰歿者家屬得以平靜的面朝巴士海峽祈禱冥福的場所,我痛感這場慰靈活動持續下去的必要性。

慰靈祭也作為台日交流的場所

現在,潮音寺由台灣人地主鍾佐榮先生管理以及維護,他與中嶋秀次生前擁有親密交誼,在當時也協助中嶋尋找潮音寺的建立場所。

為了超度這些為國犧牲的英靈們,鍾佐榮繼承中嶋秀次的遺志,歷經超過40年的歲月,至今依舊持續守護著潮音寺。

每年的慰靈祭時,鍾先生都會向遺族們這麼說:「在我之後還會有我的兒子繼續繼承這個地方,請不要擔心。」

像這鍾先生這般守護潮音寺,並持續為這些在運輸途中往生的戰歿者持續祈禱冥福的台灣人們的深情,我想日本人們更有必要去做深入的瞭解。

▲保護潮音寺的台灣人們與地主鍾佐榮先生(左2)

慰靈祭的未來展望

我認為,在體驗過戰爭的世代年年持續減少的潮流中,戰爭的歷史也漸漸的被世人所淡忘。

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實行委員會內,高掛著「銘心鏤骨」的四字成語匾額,這有著有如將記憶刻入心骨當中,絕對不可遺忘的意涵。

雖然有著種種的規制,實行委員會今後也想肅穆的持續把這個慰靈祭活動繼續下去。

為了不讓這場戰爭的歷史以及戰歿者的存在被世間所遺忘抹殺掉,我期盼在未來可以有更多的民眾來參加這場潮音寺的慰靈祭活動。

(圖文)權田猛資
擔任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實行委員會事務局局長、廣枝音右衛門慰靈祭事務局局長。同時營運YOUTUBE頻道「ゴンタケ台湾Channel」。持續調查訪問歷經日治時代,精通日語的台灣銀髮族,並將台灣的歷史以及台日交流逸聞記錄下來,傳遞給世間大眾。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aiwan_gontake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7NsdF_8z_uYpkLw1VxWffw